小女孩遭性侵令人痛心 称”陌生叔叔”要求检查身体脱裤子


“这么小的孩子被性侵,真是让人难过又愤怒!我们总要做点什么,让孩子少受到伤害。”u3n看世界

摸大腿u3n看世界

 u3n看世界

图文无关u3n看世界

 u3n看世界

昨天上午,海曙 “宁静港湾”婚姻家庭服务中心的负责人罗红媛召集了一个圆桌会议。来的有律师、心理咨询师、资深社工。讨论的话题很沉重——未成年人被性侵。u3n看世界

“宁静港湾”是由宁波市妇联和海曙区妇联共同成立的,也是宁波首家婚姻家庭类的公益性社会组织。u3n看世界

近期,“宁静港湾”接到了多起未成年人被性侵案。罗红媛说,有4个孩子受到伤害,男孩女孩都有,最小的被性侵时才7岁。现在这些案子都已进入司法程序。每个案子都让听者痛心。u3n看世界

和蔼的“爷爷”侵犯小女孩近一年,父母竟然全然不知,这位“爷爷”平日里被家人所信任和尊重;小女孩很独立很乖,一个人上学放学,一个人回家做作业。她痛苦地回忆说:“那个陌生的叔叔说要检查身体,让我把裤子脱了,我就脱了。”u3n看世界

寥寥几句,背后的伤害可想而知。“有个被性侵孩子的母亲情绪崩溃,要自杀。孩子戒心很重。”宁波人和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虞蓉蓉说。u3n看世界

家长都会觉得,儿童性侵案离自己很远,实际上可能就在身边。2012年至2014年,余姚法院共审理性侵未成年人案件56件,受害未成年人达63人,均系女性。受害人平均年龄12.11岁,最小者仅2岁。《浙江日报》2014年有报道称“近4年来,温州市检察机关共起诉强奸、猥亵未成年人案件275件,被害人为不满14周岁幼女的有140件。”u3n看世界

罗红媛近期接到的几个案子,都发生在新市民家庭。u3n看世界

宁波市中院曾发布统计称,在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中,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占近七成。u3n看世界

父母平时忙于家庭生计,没有时间陪伴孩子,更不用说和孩子谈论“性”这个敏感的话题。“孩子们也隐隐知道这是件不好的事情,都选择回避,不告诉父母。”等父母知道,往往隔了一年左右。“归根结底,可能亲子关系不能给孩子足够的安全感。”虞蓉蓉说。u3n看世界

“孩子被性侵选择走司法途径的比例并不高。这几年,随着民众法律意识增强,比过去还高了一些。”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梅说。u3n看世界

“强暴之外,更多是猥亵。”罗红媛叹了口气。从平时的了解来看,被父母知晓的还是少数,更多的孩子把猥亵藏在心里。她曾经在婚姻登记窗口工作多年,“来离婚的女性中,有不少都有童年被性侵或猥亵的经历。从未提起的童年伤害严重影响了成年后的婚恋。我一直记得,有对夫妻来离婚,问原因妻子一直不肯说。陪了她一上午才知道,小时候被性侵过,丈夫一和她上床她就跑得远远的。”u3n看世界

小会议室内,陷入了持久的沉默。u3n看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