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管与大妈当街互跪


wxa看世界

然而,进一步发生的互跪普遍化问题又如何了得?小贩被逐,无奈之下跪对城管,城管有口难辩,拉又不是,撵又不是,暴力执法更不是,那又如何面对这种越来越多的下跪乞求?法制的要义是公平正义,下跪的要义是人格人性的贵贱有别权利不公。法制民主,又如何容得下下跪与对跪?如果下跪解决得了小贩自由买卖的权利,那下跪岂不就成了小贩对付城管的利器?如果对跪能得到小贩的理解并乖乖收拢货物淡出城区,对跪岂不又成了城管的利器?于是乎下跪与对跪,则成了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润滑油,问题消解剂,天下岂不太平无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