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国小伙25年来性别难辨 忽男忽女被耻笑歧视


“男孩还是女孩儿?”婴儿诞生时往往会伴随这个问题,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天经地义的性别,就一个英国小伙而言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“我的母亲记得很清楚,她生下我的那个时刻护士脸上惊恐的表情”。乔·霍利迪(Joe Holliday)在《每日邮报》上发声说出了自己27年来的故事。

“医生没办法确认我的性别,只好告诉我母亲得等等。我母亲非常愤怒,因为她认为医生和护士在耍她,毕竟男孩还是女孩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”。乔描述了她母亲当时的愤怒,“我被白布单裹住,不然母亲看到我的身体——我的腹部、骨盆乃至整个中间的器官都非常畸形。医生告诉我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:泄殖腔外翻。大概40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个。”

“那一天是1988年2月24日,我是父母意外结合的一个产物。当我还在母亲的子宫中时,一些意外造成了我的腹壁停止生长,我的尿道和消化道没办法完整合拢,生殖器官也没有长出来,我的腹部有个漏洞,导致膀胱和肠道外漏,以至于在我出生后的前几个月,这个洞都没有合拢。”

“虽然我的性别很难判断,但是医生还是建议我的父母将我当做一个男孩抚养,所以到我一岁之前我都是一个男孩——尽管他们告诉我的母亲,因为生病的原因导致某些部位的不完整,我可能没办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曾经被当作女孩养育的乔

“但是在我一岁生日即将到来之前,母亲又碰到了一个杰出的泌尿科医生,来自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。他想给我做外科手术。这次会面给我的人生造成了分叉。我在伦敦做了检查,医生告诉我父母我的性别应该是女孩儿,也就是说过去一年我被养错了性别。”

乔复述了父母当时的惊讶,并最终接受了这个检查结果,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部分。

“我的母亲想给我改变出生记录,也就是说想把我的出生性别换成女孩,可是在上世纪90年代,法律是那么顽固,‘出生记录是男孩,就注定了性别只能是男孩’。从此我母亲开始了漫长的抗议之路,她请求媒体、名流乃至写信给戴安娜王妃。我当时8岁,跟着母亲出现在各大电视节目中。”

童年被耻笑,对人生感到困惑

“跟在全国出名的经历一同出现的,还有我在学校里面遭受各种歧视,我被男孩子们掀起裙子、被扔尿片、被取笑,我开始反感去学校。”乔回忆起还在学校时受到的凌辱,坦白小孩子的恶毒是难以想象的。而且那个时候他是女孩子身份,应该叫做“乔娜”。

“九岁时我打赢了官司,并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,妈妈也终于能给我改写性别。第二天我出现在了全国各大媒体的第一面。但那时我快进入青春期了,我开始对我的人生感到疑惑。虽然我被当做女孩对待,但我不会有人相爱、我找不到工作、我也不会有家庭。我甚至应该不能算做一个完整的人吧?”

伴随着性别的模糊不确定的,还有他自身对于异性的喜爱。他确定自己是喜欢女生,所以他把头发剪短、穿上了男孩子的T恤和牛仔裤。“童年时候我喜欢赛车和足球,但是会告诉自己这不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,我喜欢扮演英雄而不是公主。我有的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女同性恋,我真的非常沮丧。”

终于变回男人的乔

终于证实自己是男性

拥有一个正常的性别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,可是困扰了乔25年。在他25岁的时候,他去波斯顿找到了一位研究荷尔蒙的专家,做了染色体的检查。“当我看到那个XY染色体(代表男性的染色体数据)指标的时候,我惊呆了。我居然真的是男性。专家告诉我,虽然因为泄殖腔外翻的疾病导致我没办法在外在表现为男性,但是我的染色体确实是男性。”

“这真的是我从来没敢实现过的梦想。”乔掩饰不住当时的激动。“即使是一种假设,一种设定,但我真的可以成为一个男性。在这之前,我都活在一个谎言中,人们说我是女孩,我注定要成为一个女孩。”

“我又将出生证明改成了男性,人们会将一个没有外生殖器的婴儿当女孩抚养因为这样明显更简单,但是我觉得性别就是性别,它跟外在的装饰和后天的抚养没有关系,我在所有的方面被当做女孩儿抚养,但是我却是一个男生,所以一定要做出改变。”

“我开始摄入睾酮素而不是雌性激素,预定了外科手术决定人造一个生殖器官,虽然这改变了过去27年来我的身体习惯,但是我感觉这才是对的。”最终变成了男人的乔,尽管在过去的人生中有太多的困扰,但是他终于认清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