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永与妓女们的风流韵事 满城妓女为其送殡

摘要   柳永是北宋著名的词人,在词史上有着重要地位,在柳永身上,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和妓女们之间的风流韵事,柳永出殡的那天,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,半城镐素,一片哀声。  柳永,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为柳永,因
  柳永是北宋著名的词人,在词史上有着重要地位,在柳永身上,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和妓女们之间的风流韵事,柳永出殡的那天,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,半城镐素,一片哀声。/  柳永,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为柳永,因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,他以“白衣卿相”自诩。之所以写柳永,倒不是因为他的文学成就,而是想说说他的身上一些奇特的地方,柳永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读书人,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,因为他是北宋娱乐圈的一位骨灰级的作词家。  柳永虽满腹经纶、才高八斗,但是在人情世故方面却是一张白纸,他无意间竟惹怒了当朝皇上宋仁宗,因此不得重用,中科举后只是得了个余杭县宰。在他上任途经江州时,结识了名妓谢玉英,这位谢玉英色佳才秀,平生最爱唱柳永的词。两人相遇后顿感才子配佳人,惺惺相惜之意。临别之时,柳永写了新词表示永不变心,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以待柳郎。  柳永在余杭任上三年,平添了不少风流韵事,又结识了许多浙江名妓,但他心中依然想念谢玉英。任满回开封之时,到江州与她相会。不想谢玉英背弃前约,外出接客喝酒去了。柳永十分惆怅,在花墙上赋诗一首,述三年前恩爱光景,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。最后道:“见说兰台宋玉,多才多艺善赋,试问朝朝暮暮,行云何处去?”  谢玉英回到家后看见了柳永所题之词,感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,自愧未守前约,于是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。几经周转,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中找到了柳永。久别重逢,种种情怀难以诉说,两人再修前好。谢玉英就在陈师师家中住下,与柳永度过了一段如夫妻般的生活。  柳永其人才高八斗却不善为官,在官场之上屡遭挫折。在他任屯田员外郎期间,一次不经意间再次惹怒朝中重臣,后被贬官。说到这里必须要澄清一下,宋仁宗好歹算是宋朝难得的明君,柳永几次三番被整,这里面他个人的因素恐怕是主要的。  宋人宗不但贬了柳永的官,还下了一道圣谕曰:“任作白衣卿相,风前月下填词。”想不到,宋仁宗的这道圣旨让柳永豁然开朗,至此后他出人东京烟花柳巷,生活也由名妓们供应,柳永的的名气一下子便飙升,全国各地的名妓纷纷前来求柳永赐词以抬高身价。  而柳永也乐意效劳,有求必应,于是他往返于名妓之家,以填词为生,而且还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应该点赞宋仁宗的英明,因为他的这道及时的圣旨,砍掉了大宋官场一个面目模糊的官员,而为大宋的歌坛和中国的文学史增添了一个永垂不朽的大师。  多年的放浪生活,让柳永身心疲惫,最后死在了名妓赵香香的家中。柳永死后即没有妻妾,也没有财产,朝廷更不会过问。  最终,昔日的知音谢玉英和陈师师凑了一些钱为他安葬,因为柳永与谢玉英曾有过一段夫妻生活,所以谢玉英为他戴上了重孝,东京名妓也纷纷为他戴孝守丧。柳永出殡的那天,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,半城镐素,一片哀声。这就是“群妓合金葬柳七”的佳话。  柳永死后,每逢清明这一天,襄阳城的歌妓都会相约到柳永的墓地祭拜,后来这个风俗蔓延到了全国,成为了青楼的“行规”,这个日子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称为“吊柳七”或“吊柳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