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中蒙俄的“中华第一车” 全程130个小时

看世界导读: 在北京火车站,每个星期三的中午,都会有一列火车静静的停在站台,如果不仔细的去观察,也许和相邻站台的列车没什么区别,甚至绿色的车厢颜色会让人认为这只是短途的小慢车而已,直到发

1Oy看世界

在北京火车站,每个星期三的中午,都会有一列火车静静的停在站台,如果不仔细的去观察,也许和相邻站台的列车没什么区别,甚至绿色的车厢颜色会让人认为这只是短途的小慢车而已,直到发现站台上不同肤色的旅客和车身上铁制铸造的中国国徽,才会发觉它的与众不同。而国徽下面那简简单单、白底黑字的方向牌,会让人更加惊讶,因为上面写着"北京-乌兰巴托-莫斯科"。11点22分,列车准时发车。1Oy看世界

中国运营里程最长的客运列车1Oy看世界

偌大个中国,从南到北,如果坐火车,至少需要二、三十个小时,而从北京到莫斯科的K3次,全程需要130个小时,纵贯蒙古国,再西行五个时区,穿越度员辽阔的西伯利亚,最终到达莫斯科雅罗斯拉夫火车站,行驶7826公里,相当于地球赤道的五分之一。每个星期三上午,K3次都会准时停靠在站台,不同肤色的旅客,不同的语言,都交织在这小小的站台上。人们因为可以搭乘这次列车而兴奋,很多旅客还没让车门处的乘务员验票,就拿着相机在站台上拍个不停,这样的场景,整整持续了55年。今年47岁的杨继广,地道的北京人,K3次的列车长,从23岁俄语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北京客运段联运车队,跟随这次列车往返北京莫斯科。虽然工作了24年,但提起他的工作,杨车长还是很兴奋,他说走这个车很辛苦,往返13天,都得在车上,回到北京也只能休息10天,然后接着走,一年下来,相当于绕了地球好几圈,但能成为"中华第一车"的车长,还真的挺自豪的。问起他想不想换到走国内相对轻松的车,他更是没有思考的说:"我想从这里退休"。1Oy看世界

从亚洲到欧洲1Oy看世界

北京,亚洲最大的城市之一,莫斯科,欧洲最大的城市之一,两条铁轨实实在在的将他们连在了一起,而火车就游走于两个城市的铁轨之间,穿梭于两个城市之间。几天的路程,足以会让一个忙于公务的人退却,但对于热爱旅行的人来说,这确是最好的选择,相对于飞机的慢行,是要有非常平静的心来享受这份旅程。在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中,这趟列车有着非常高的关注度。列车从北京出发,驶过张家口、集宁,沿着集二铁路到达中蒙边境城市二连浩特,在这里,列车需要更换车轮,因为中国和蒙、俄两条铁轨的宽度有所不同,中国铁路使用的是1435毫米的标准轨,而蒙、俄使用的是1524的宽轨。从二连浩特驶出国境进入蒙古国,经停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后,在蒙俄边境城市苏赫巴托进入俄罗斯,再经过乌兰乌德、伊尔库茨克、新西伯利亚、叶卡捷琳堡、基洛夫等城市,最终到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。一路的风景随着车轮的前进不断变化,巍峨的太行山、蒙古国的茫茫草原、世界最深的淡水湖贝加尔湖、西西伯利亚茂密的原始森林、翻越亚欧两大洲分界线的乌拉尔山、俄罗斯的母亲河伏尔加河。在列车上,一位来自美国俄勒冈州的老人Willard Miller 悠然的坐在包厢内,一杯咖啡,一本书,眺望窗外的风景,悠然而惬意。85岁的老人用英文慢慢说道,他要周游世界1Oy看世界

能享受到空气的绿皮车1Oy看世界

在列车行驶的全程,有很多非电气化线路,不能采用机车供电,而要加挂发电车厢,在中途加油又不安全,所以K3次没有使用新型的空调车,依然用着传统的绿皮车。在冬季,无论是锅炉取暖、餐车做饭还是茶炉烧水,都还使用者煤作为燃料。列车常年运行在寒带,一年中有9个月的取暖期,从北京到莫斯科,一节车厢要燃烧6吨煤,全部是由列车员用铁桶一点一点的装入煤箱,再一锹一锹的铲入锅炉,冬季的俄罗斯境内40多度的严寒,列车往返运行13天,乘务员都是24小时不间断的在烧火,以保证车内的温度。在每个车厢的一侧,都会有一座茶炉,独特的外形,就像是上个世纪的咖啡机。墨绿色的车厢,黄色的裙带,虽然车厢已经使用的近20年,可依然很新。在中国铁路快速发展的今天,很难找到绿皮车的身影了,能打开车窗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空气已经变得无比奢侈。传统的绿皮车,车窗都是自下而上打开,而这列车的车窗都是自上而下打开,打开的位置正好与成人的身高差不多,也许在设计的时候,就是想让乘客更贴近大自然。列车前行,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,都会有乘客三三两两的站在包厢外的车窗旁,享受着大自然的空气。当站在车窗旁,闭上眼睛,深呼吸,都会让人想到海子在诗中写道的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1Oy看世界

凌晨,列车在更换了车轮后缓缓的驶出了二连浩特车站,此时乘务员依然坚守在岗位,乘客已经进入了睡梦中,而在他们的梦中,也许就是那遥远的莫斯科。1Oy看世界